重庆科创联辉科技有限公司

首页 | 联系方式 | 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 手机站

产品目录

联系方式

联系人:业务部
电话:023-5942692
邮箱:service@baoyingsl.com
当前位置:首页 >> 新闻中心 >> 正文

电价上调无悬念 价改依然遥无期

编辑:重庆科创联辉科技有限公司  字号:
摘要:电价上调无悬念 价改依然遥无期
刚刚过去的双休日,上网电价将上调的坊间传闻集中释放。目前言传的版本分别是上网电价上调2分、2.4分和4分共三个版本。

前一个双休日直至上周前半段,民用电即将实施阶递电价(变相上调民用电价)的传言已经热闹过一个波次。

煤电价格倒挂到了今天的地步,上网电价已到了非上调不可的程度。否则,年底到春节期间的供电短缺态势还将持续恶化。再接着是开春,全国性枯水期将如约而至,如果不能赶在年底前适度上调上网电价,发电企业通过“消极怠工”向政府“逼宫”的作派非但难以改观而且只会愈演愈烈。

毫无疑问,上网电价上调,或直接或间接都会加剧中小企业生产经营困境。但自上月中旬国务院常务会议推出“扶小”决定后,一系列减轻中小企业税负和费负的政策已陆续推出。如此则为发改委上调上网电价提供了稀释舆论压力的“对冲空间”。

民用电实施阶梯电价也呈箭在弦上不能不发。一来阶梯电价原计划前年下半年就在全国推开,只因通胀猛如虎,外加中小企业呈现集体性经营困难,发改委不敢在此时此刻“火上浇油”,弄得阶梯电价一拖再拖。现状是,7-10月份CPI已连续4个月调头下行,年内最后2个月的CPI则很可能继续“惯性下行”,这意味着,变相上调民用电价格的时间窗口已经打开。若此时不把握住稍纵即逝的调价机会,拖到明年开春就又难说了。

再则,阶梯电价一旦实施,对电网运营商也有个交代,意味着坊间传言的三个上网电价上调版本,发改委很可能选择上调2.4分的版本。甚至于考虑到“长痛不如短痛”,直接采用上调4分的版本也不是没有可能。

综上所及,电价上调择机而行已无悬念,只剩电价改革依然遥遥无期。时至今日,电煤价格市场定价已经做到了“七分”。剩余的“三分”,名义上依然受发改委调控,通过下达行政指令,约束国有大型煤企以每吨平均低于市场价约100元的价格,确保“统配电”的发电用煤。可尽管发改委软硬兼施使出浑身解数迫大型煤企以大局这重,指挥棒却越来越不好使。煤电大战越打越不讲规矩,就是“不好使”的最好证明。何况,大型煤企多半是上市公司甚至是海外上市公司,发改委如果“出手太狠”,“开煤价改革倒车”的舆论压力同样吃不消。显而易见,要使煤企和电企在市场中各得其所,惟一的“解套”手段是放弃政府管制,使煤价与电价均通过各自的供求关系确定价格。

然而,电价随行就市带来的市场冲击和社会冲击远比人们想象要大,原因是电价长期扭曲所生成的巨大“溢出收益”,早已“淹没”在用电企业的利润和人们的日常生活中。它形如另类的既得利益,在利益输送时谁都认为是自己应该享有的奶酪,一旦奶酪因价改需要重新分切,那个阻力以及牵一发动全身的经济社会后果,甭说发改委投鼠忌器,就是背后的中央政府也只能三思而后行。因此,面对剪不断理还乱之电价纠结以及“煤电冲突”,处于经济民生和电价改革翘翘板中间的发改委,只能继续扮演和稀泥的“维持会长”。故而,有资深电力人士认定“至少五年内电价不会完全市场化”虽看似悲观,却并非戏言。
上一条:电线电缆行业发展需要技术创新 下一条:亚洲是中国电缆出口的重要市场